噗噗噗

想在一个地方 po一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谁也不要认识我 我是泡泡 我不存在 嘿嘿😁

【Dunkirk】Distance for A Touch(Farrier/Collins)- 下1

荷尖角:

【上】


【中】


……我发誓我再也不搞什么上中下了,字数一超再超,只能把下拆成两半(趴)。谢谢一直留心和留评的各位,鞠躬。


(因为这章一直被屏,所以只能使用图片)


------------------------------------------------------


      Distance for A Touch - 【下】(Part 1)





      TBC.

今天居然随缘地打开了万年Error的随缘居

katze11:

赶紧搜了一波Dunkirk文,然后就.....


被塞了满满的一大口糖炒玻璃渣〒▽〒


到现在从喉咙口到心底都还泛着血泡泡呢_(´ཀ`」 ∠)_


本着死贫道也要死道友的优良节操,来来,和我一样很久没上随缘的娃们可以去吐吐血瞅一瞅,感受下太太们精妙的文字(和巨大的杀伤力


两份炸鱼薯条(P/G无差)


一句话概括:像薛定谔的猫一样处于混沌状态的两份炸鱼薯条。一人食或两人食,生或死,转瞬颠覆。不看最后一段就不会崩塌成冰冷的现实_(:::з」∠)_


Del otro lado no hay orilla(海陆空三组无差)


一句话概括:太太自己写的后记中已经完美总结了这篇的奥义:海没有那边。


About Mr Dawson from Weymouth(P/G无差,F/C无差)


一句话概括:Peter是如何从小小道森先生、小道森先生成长为道森先生的人生历程。到头来,时间会将一切伤痛和爱都埋进故纸堆。




上述三篇都是nopasanada大人的作品,淡然陈述风(俗称钝刀子割肉),虽然只看了这几篇(恕我每日自虐数额有限T.,T),但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跪)还有专门空军组或步兵组的文,大家请(备好血袋)自取╮( ̄▽ ̄)╭




No Distance Left To Run(发抖的士兵为主,全员,隐藏飞行员组)(作者:w2ndy 大人)


这是我看到的唯一一篇以发抖的士兵(从剧本看,墨菲真的从头到尾就只有Shivering Soldier这一个称呼)为主角的文,描述战后的他,或者说是全员,是如何应对那些难以抵挡的愧疚与悲伤,并逐渐走出战争的阴影。文字非常美丽,看到最后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温暖。




the land of the living(Alex/Peter)(翻译:suwabe 大人)


没错,就是之前推荐过的这篇!!!看到译文的时候几乎要山呼万岁!!翻译得灰常流畅,能用中文再欣赏一遍佳作真是太美好了!!!!


(每一个圈都会有那种“一文定CP”“看了就不会忘记哪怕猪脑袋连作者名都想不起来故事情节却依旧清晰”“即便爬墙脱圈了多年以后再读也会怦然心动”的好文,我想这就是其中一个例子XD)

我也要二刷啊啊啊啊啊啊

Hannigram:

很奇怪,第一遍看完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片的确也就8分水平(当时豆瓣评分8.3),不太值得二刷。回去之后却是越想越多,到现在为止没有看过一篇完整的影评,只是一边买来敦刻尔克的书,一边回想着剧情和为数不多的台词。虽然囊中羞涩,但思考良久后还是决定二刷IMAX,现在想来这可能是我这几天来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了。在巨幕下,全场观众都进入了状态,全程寂静,快结束时隐约瞥见见我左右两位大哥拿出纸巾来擦拭眼角(我猜他们和我一样被夕阳余晖下第一次完整露脸的汤老湿的美貌所震撼)。拍摄战争片是为了让观众反思过去,珍惜现在,而不是让人在银幕前看的热血沸腾恨不得出来就踢翻路边垃圾桶。我不敢说《敦刻尔克》是一部多么多么优秀或是不容错过的佳片,只能说我自己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二刷结束等字幕出现影院亮灯,我脑子里唯一想的是:什么时候抽空三刷吧。
一定要看IMAX版本!基本上大多数人第一遍都能看懂,但在看第二遍时才发现自己错过了很多细节和隐藏的点。

Hannigram:

Finally,I found my happiness.❤
在20岁时脱单,真的很幸福了

【歌凯】囚徒—前奏(一)

糖姜:

真没退圈……


这是一个近未来设定下,平行宇宙的歌凯,人类科技水平略高于现在。


之所以这么设定是我想写的某些科技暂时还没出现或者没能大规模推广,但在不远的将来肯定能够办到。所以有了这么一个近未来的故事——并不是科幻,本质上,还是TMD秀恩爱


电竞高玩歌 X 新人菜鸟凯的故事


打算开一个脑补挺久的新坑(就目前的大纲来看新坑不长),这是作为新坑的前篇简单介绍一下人物,分上下两发完。自打脸,两发个毛啊!……可能几发完。




————————————————————————


01




娱乐至死!




胡歌看到悬浮平板中出现的某个主播间出现这样的签名档时,不禁皱了皱眉。


他可不太喜欢这种放任自流的态度。


2040年,清洁能源被发现,广泛替代了现有的化工燃料。人类摆脱了工业革命以来对燃料的过度依赖,资源战争消失,经济平稳,2060年,全球人口扩张结束,进入平稳期,人类平均每周工作时长被缩短至原先的百分之三十。


于是人类迎来了真正的娱乐时代。




属于自己的时间变多了,怎么支配倒成了新的问题。


发达的网络连接着地球上所有的角落。人类如果不关注自身,就会过多地关注他人,标新立异博人眼球者层出不穷,背后是巨大的名人经济效益。


胡歌内心的悲观主义色彩很浓厚,他望着天空中漂浮的明亮灯火,总觉得这个世界离要完蛋不远了。




娱乐至死!




胡歌再度看了一眼那刺目的签名档,终于决定进入直播间围观。他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游戏界面——最近很火的一款解谜逃生类游戏。界面在全感VR视角下有些晃动得过于频繁,胡歌只花了三秒钟就判断这人是个菜鸟——谜底近在眼前,而他似乎谜题都没发现。


果然无聊,难怪没什么观众。




正准备退出,突然听到一串突兀的——“要完要完卧槽我要死啦怪物是不是过来了我我我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个垃圾桶行行行吗——你你你,看不见我的,看不见我的——看不见我啊啊啊…………天哪它走了没啊,走了没……”


快哭出来了,多半是吓得。


界面一片漆黑,对方努力克制的喘息声近在耳畔。


这个声音——


胡歌没有急于退出,而是侧着耳朵再听了一会儿。


“它走了没啊……”哭腔愈发明显。


——好听。




真是奇怪,这人顶着个娱乐至死的厌世标签,声音却带着清新又执着的鲜活感。


特别是这家伙居然非常克制,仅仅玩了两个小时就下线了。


“医生说我的眼睛不太好,不能玩太久,谢谢你啦,晚安。”


谢谢你?


胡歌眼睛扫了一眼观看人数——原来只有自己在线了。


晚安。他打出一行字,还没来得及发送,对方就从直播画面里退出了。


而现在才夜间十点。


胡歌站起来走向窗边:他所在的电子竞技不夜城灯火通明,窗外喧嚣不断,竞技城里几乎都是夜猫子,大家顶着苍白的脸色浓重的黑眼圈号称自己是高贵的不死族。而事实上,这座城中20岁以下青年人的猝死率在整个亚洲联邦中都是名列前茅的。




他像一只鸟儿展开双翅那样推开窗户,看着楼下“高贵的不死族”们正为他摆出烛火庆祝。看到他出现,人群开始大呼小叫,有人在放烟花,烟花旋转着飞向半空绽放出他的名字,一个年轻的洲冠军再加上一副漂亮的皮相就足以让人崇拜。可美丽的花体字母并不能让他的心情更美丽。




他想起那双眼睛,在他刚刚围观的那场游戏中,那个傻帽的主播在紧迫的逃生途中竟然抽空照了照镜子——“我真帅啊”——那家伙自言自语,甚至还揪了揪头毛——“盒盒盒盒盒盒……”




他笑得很开心,再动作灵巧地从一块破掉的窗扇中逃了出去,拜高度发达的VR交互能力所赐,现在的游戏个性化程度很高,玩家需要结合自身体型去寻找合适的逃生路径——而胡歌告诉他的这条捷径,对胖子不太友好。




这家伙的确像自己判断的那样,默认使用了现实中的身体数据。


也许还包括——样貌?


胡歌合上眼,想起他在那人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那双眼睛。


干净澄澈。


那位主播的名字叫Nick,常见极了,Nick说自己刚开始接触游戏,又弱又小白请多多包涵。胡歌就突然想问对方你在哪里,现如今这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一个地方让人过了变声期才首次接触游戏?




02


“我又来了,嘻嘻。”


Nick昨天一关都没有打过去,还损失了很多装备。胡歌并不是一个喜欢指手画脚的人,毕竟他推己及人地想:我一定不喜欢有人在旁边啰嗦。


只是他不断地目睹直播间人数从百位到十位到个位的变化后,有些心力交瘁地在公屏打出一行:地下室里有补给……


“哦!地下室是嘛!那个……地下室在哪儿?”


人数掉到2了——显然Nick并不在乎。


胡歌耐心地打字:从你所在的方位向西走,大概三十米,有一个竖井,从那里下去,可以看到地下室的岔路。


“好嘞!谢谢好心人!”


然后胡歌眼睁睁得看着Nike同学一路向北。


人数掉到1了。


“你没开地图!”胡歌气得拍腿,“按Tab开地图!”


当然屏幕那边的Nick根本听不到他气愤的咆哮,胡歌眼睁睁看着他跑出五十米远,直到撞上一段残墙,才意犹未尽地往回拐:“有点儿难——我是不是错过了啊……真对不起,我近视……”


方向性错误跟近视无关啊——胡歌打出一行字来:能语音吗?打字好累(心也好累)


随后发出了私人语音邀请。


对方接受了。


“你的方向错了如果你搞不清方向可以查看背包里之前捡到的指北针或者按Tab展开地图另外你的鞋带开了能不能先系一下。”——胡歌终于说出了这句他憋了很久的金玉良言。


“喔噢……指北针!都忘了我还捡到过这个玩意儿。”对方把背包底儿朝天,一股脑儿地倒出了很多东西。


胡歌叹为观止:“……你为什么会收集这么多面包?”


“当然,”Nick自豪地说,“跑步很消耗体力——而且我怕饿。”


“可是储藏室里的体力补充剂比这个更高效。”


“那个并不好吃啊。”对方理直气壮地驳斥了他的建议并拿出一块可颂嚼动起来。


“……你是来郊游的吗。”胡歌心累地怼了一句。他扫了一眼屏幕,围观人数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猛涨。


有人留言:哈,这个主播很有趣哦。


有人留言:喂,其实路边的野果也能摘的,味道还不错。


然后Nick就欢天喜地跑去摘果子了,转角遇到深爱着他的怪物,被啃了一地血花。死了四五遍之后,终于成功摘得野果,意外获得隐藏成就“伊甸园的夏娃”。


这是全感VR全感VR全感VR……全程沉默的胡歌提醒自己谨记:这货是个吃货。




“今天顺利打通一关,意料之外盒盒盒盒盒盒……这都要感谢我的这位新朋友指导——大神啊大神——你叫什么名字啊?”


胡歌张了张嘴,他的名字很沉重,舌头拎不起来。


“晚安。”他小声说。




03


胡歌用自己的官方账号直播同款游戏。


“今天随便打打。”他心不在焉地说,看着时钟提示,Nick每天游戏时间都非常固定,晚间8:00—10:00,两个小时的直播时间在诸多游戏主播中绝对算是业余水平。如此节制让胡歌怀疑这家伙根本是个AI。




如今的人工AI也非常智能了……况且这家伙的声线的确有些磁性到不同寻常。


也许他是个高度仿真并且异常会卖萌的AI,设计他的主人大概参考了一些猫科动物的性格参数。比如好奇心,比如运动神经,比如容易受到惊吓。


比如对别人的建议置若罔闻。




“如果不乱跑的话……两个小时内完成七个章节的游戏进程是没问题的。”


胡歌叹了口气,他又想起那个爱到处乱跑的家伙,现在已经八点四十了,他还没有出现。


他看到有人在公屏说:还是大神玩得溜,我前几天看一个家伙的直播,他七个小时都未必能完成两章,看得人急死。


胡歌默不作声地玩到第六章,九点二十,今天Nick大概不会出现了。


他退出直播,有不少人气得在他的评论区里留言:你差点就破了纪录,为什么不接着打了?!


因为无聊。


胡歌当然不能打出这句话来,他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对这些莫名其妙指手画脚的人感到厌恶。


还有扫兴,还有失落,还有不知道在跟谁生气。




二十分钟过去,他快睡着了。


半睡半醒间有人一直在碎碎念。


明天开始有一场七日对抗赛……K姐又在老生常谈,这场比赛很重要,对手是XX公司的新人,实力很强,如果不给他个下马威的话,以后你的地位就岌岌可危……


拉倒吧你——胡歌闭上眼睛,他在枕头里憋闷地呼吸,脑子里浮现出自己也是新人的时候,K姐那句“撂翻他们,你就能一战成名。”


那个时候他斗志昂扬,一位年轻的骑士急于开辟自己的战场。


现在无非地位颠倒,他成了王,也就成了被挑衅的那个人。


“能不能退赛。”胡歌这样问过,我最近很累。


答案当然是不行。


脑子昏昏沉沉,好像填满了废土与碎屑,我他妈的——




[叮!您的好友Nick开启直播,是否围观?]


胡歌突然清醒过来,从床上撑起身体——紧接着大口喘息起来,他这才发现自己险些被枕头闷死。


有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是潜意识地选择死亡。


“真是倒霉,今天加班……”


视频中站在第四章节(病院)门口的某人正在做异常古老的伸展运动给自己鼓劲,通常情况下这些身体锻炼都可以借助机械训练臂完成。游戏进程中玩家可以借助手表快速查看观看直播的人数,Nick很少抬手看表,而今天例外——




“哼姆,目前只有一个人,一定是你吧。盒盒盒哈哈哈哈……”




胡歌送了一朵乌云给他——这个恶作剧可以使玩家体会一分钟被淋湿的感受。Nick显然还没有关闭这个互动功能,于是他被浇得哇哇乱叫。胡歌大笑起来,看着Nick跑来跑去,头上顶着一坨小小的乌云。


他的白色T恤很快就被淋透了,紧紧贴在身上,他甩着头上的水珠,瞪着圆圆的眼睛,怒气冲冲地朝自己比了个中指。


“fuuuuuuuuuuuck!”


胡歌笑得抱住枕头咬了一口。


他说张嘴,然后喂给Nick一块鸡腿。




TBC

我不是一个人在赖床

山抹微云君:

鸟鸣庭树上,日照屋檐时。老去慵转极,寒来起尤迟。

厚薄被适性,高低枕得宜。神安体稳暖,此味何人知?

睡足仰头坐,兀然无所思。如未凿七窍,若都遗四肢。

缅想长安客,早朝霜满衣。彼此各自适,不知谁是非。

——白居易




老白这首诗读起来简直忍俊不禁。最后一句霜满衣说的不就是上学时的我嘛……心疼自己。



The Tonight Show:

Trump plagiarized his commencement speech from Elle Woods in Legally Blonde. #FallonTonight

橡树洞:

把《山坡上的魔法使》三卷看完了,好久没遇到这种,可以哭得整个人都凌乱了的漫画了。明治老师这个系列真是太厉害了,这种又温暖又虐的感觉,无法言语。整个结构和剧情都非常完美,一切的故事娓娓道来,包袱抖的无比精准,虽然几卷间相差几年,但是彼此的铺垫和呼应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每个点都出现的恰到好处。在这种等级的情节画面台词烘托下,欲罢不能,泪流成河……